论商业航天的本质与公司现状 佛教商业化的是与非多元相对论

发布时间:2020-10-14 浏览次数:58

关于数据增值业务:一般与遥感数据处理和增值业务应用相关的公司,这类公司一般没有自己的遥感卫星,其实质是基于其他航天系统的数据公司。这类公司的统计数据如下表:

产业链上:商业航天企业需要达到专业分工的新高度,逐步形成高度商业化的产业生态圈。高度的专业分工带动了集成、检测、运输管理等专业公司的涌现。通过成熟的供应链和服务外包体系,高效利用资源,占领市场,创造利润。

资金链上:商业航天投资主体由单一国家向市场化多元化转变,利用经济杠杆进行调整,特别是互联网经济的介入,商业航天市场的打通,吸引了大量经济大鳄介入,导致项目资金来源、规模、运营方式发生较大变化。

关于发射服务:据统计,目前国内从事发射业务的商业航天公司有10家。从这类公司的实际情况来看,其核心业务是商业运载火箭的研制,同时还为卫星客户提供发射场协调、火箭测控等后续配套服务。这些公司包括蓝箭、01、星际荣耀、深蓝航天、星图探索、航天科技火箭技术有限公司、深蓝航天、智慧飞天、九州云箭、凌客航天等。

价值链上:商业航天活动将推动企业的持续分化、洗牌和调整。运营、应用、卫星制造壁垒逐渐模糊,价值链后端与前端互动。主要核心利润集中在价值链的后端,即卫星应用和服务业,通过资本运营、制造业和服务业形成利益共同体。

在卫星运营和提供卫星应用服务方面:卫星运营和应用行业服务提供的产业链也比较大。根据应用卫星的性质,可分为遥感、通信、导航等。在三大应用方向中,导航应用行业是国内规模最大、最成熟的行业,公司众多,所以本文考虑的是与航天行业上游结合比较紧密的遥感通信卫星运营应用行业公司。一些商用的航天航天公司,如银河航天、长光卫星、欧比特、九天微星等,瞄准卫星(及其星座)运营,但公司本身有能力设计开发整个卫星,也在积极从事相关工作,这也纳入了卫星运营和应用相关公司的统计。名单如下:

佛教商业化的是与非多元相对论

论商业航天的观点内在及公司现状

拉近了航天商业卫星活动企业的距离。